主页 > E吃生活 >借鉴硅谷,日本如何寻找技术人才(上) >

借鉴硅谷,日本如何寻找技术人才(上)

2020-06-18

借鉴硅谷,日本如何寻找技术人才(上)

日本科技界三不五时便会出现「为什幺日本无法诞生像 Google 这样的公司?」之类的话题。虽然 DeNA、GREE、LINE、价格.com、Cookpad…等公司算是闯出了名气,在 Google、Facebook…的面前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甚至自 Microsoft 的时代起整体的质、量便与美国相去甚远。

大致上来说,原因可归咎于「日本人大多不愿尝试新的挑战」、「创投等资金提供环境的不完善」、「因循前例、重视过往成效而不敢採用新创公司的产品或服务」等。不过,甫推出线上工程师评价系统「paiza」的 Gino CEO 片山良平认为,「在日本工程师并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也是阻碍新一代伟大科技公司诞生的一大绊脚石。片山良平在自立门户创设 Gino 前除了写程式以外,还担任专案经理。他回忆当时用户排山倒海的抱怨,多半因系统建构的专案成效不彰所致。该公司高层总是抱着「问题发生等有需要时再调工程师进来帮忙就行了」的心态,也就是说,在这些老闆们的眼里,工程师不过是「製造过程」里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作业员。讽刺的是,专案的进行不如预期顺利或进度落后时才临时找人,急就章的结果起不了正面作用,于是加深了用户的不满,而同样的剧情也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工程师们都明白维持产品 / 服务的健康得从改善体质做起,但不少老闆们只想着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IT 产业基本上以 person-month 来衡量工程师的生产力,比起因人而异的能力,「几个月、投入多少人」之 menial job 的计算方式更为根深蒂固。特别是以「将进口资源予以加工再行出口」之传统製造业模式起家的人,更容易把工程师当成苦力来使唤。软体开发工作里属于肉体劳动的部分其实不多。开发过程中会产生许多新发现,这些新发现将会被回馈至企划端,开发与企划同时并进。也就是说软体的打造,或姑且称为软体的「製造」,实与企划密不可分。片山良平表示不少公司的老闆或管理高层未曾碰过程式,也难以了解软体的「製造」与企划间融为一体的关係。由于缺乏识货的眼光,不是发挥不了优秀人才的长处,就是大力提拔实力并不怎幺样的人。真正懂得软体开发的人昇不上要职,掌权的人不了解软体开发的真髓,结果便是陷入恶性循环。这个现象,也可以说是促成片山良平创设 GINO 的远因。

另一方面,目前日本的 IT 产业中,以富士通、日立製作所、NTT Data 为首的系统整合商依然势力庞大。一般企业通常都编制有资讯系统之类的部门,而这些资讯系统部门可以说是公司的开销单位 ,为了抑制成本,多半将系统建购业务外包给所谓的系统整合商。既然一般企业并非以营业额来评估资讯系统部门的绩效,而是以有办法节省多少费用为给分标準,那幺对实质软体「製造」者的系统整合商而言,比起品质,更优先考虑的便是「如何以更低廉的成本做出勉强过关的产品」。这幺一来,位于层层剥削利益结构最末端的工程师们,只有秤斤论两贱价叫卖的份了。

所谓物极必反。IT 只不过是大多数企业之成本削减工具的宿命,似乎出现了转机。片山良平认为,在社群游戏等网路应用陆续诞生后,软体能够获利、甚至非常赚钱的印象与认知,总算开始渗透至日本的社会各界。简单地说,工程师由守转攻,所属组织的定位从只会烧钱的开销单位变身为迅速顺应环境变化,并肩负业绩成败责任的进帐单位 。过去承包大企业的案子,从接洽到实作完毕最少要花上半年的冗长时间。现今打造网路服务的工程师们则可能一大清早便针对前晚出现的问题进行检讨,并在入夜前的短时间内完成修改与版本更新,从事业开发的观点,以飞快脚步进行投资的回收。90 年代初期网际网路诞生以来已经过 20 余年的岁月,有助于事业发展的诸多条件渐趋成熟,且拜行动装置迅速普及所赐,虚拟与现实的接点大幅增加,过去难以 IT 化的部分得以 IT 化并带动营收成长。这一波的转变不仅限于 IT 产业,更广泛影响了其他业种。工程师从后台负责灯光、道具等的工作人员,逐渐转型为舞台上粉墨登场的主角。片山良平表示,由于愈来愈多人开始思考与 IT、网路相结合的事业型态,工程师被要求的能力、资质也与过去有很大不同。然而,儘管工程师的重要性与日俱增,在日本仍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这还得从美、日工程师投胎环境的差异说起。

一般来说,硅谷等地的工程师多半具有资讯相关科系的学历与基础数理知识。片山良平表示,在日本的系统整合商工作的人,有不少是进公司后才开始接触程式。这些系统整合商所需要的,是「掌管庞大专案」的人士。技术能力不怎幺样无所谓,人际关係能力才是最受重视的部分。相对地在硅谷,新创公司的诞生宛如雨后春笋。刚开始必须一个人当好几个人用,从事技术等的创新,并在某种程度上什幺杂事都干,而后步上成功轨道的例子相当多。新创公司以几个人的小团队与尽可能少额的资金来成就一番大事为目标,尚不要求工程师扮演统率大军的角色。因为大阵仗的软体开发,根本就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此外,从比尔盖兹到 Google 的创办人等因写程式而称霸业界的成功人士,皆受到英雄般的狂热崇拜。可以这幺说,工程师活跃于新创公司并进而有朝一日飞上枝头,是新创公司生态圈的一部分。而日本的工程师只不过是领薪水的上班族,且经常被视为公司里等级最卑贱的下人。

片山良平表示,据传 Mark Zuckerberg 即便到了今天还在亲自 coding。当然,Mark Zuckerberg 在企业的营运策略上不见得 100% 料事如神,但由于相当熟悉技术,对技术关键所在的判断基本上很少出差错。而日本则恰好相反;文科毕业且对技术关键所在一窍不通的主管经常作出没头没脑的错误决策,甚至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多调点工程师进来问题便可获得解决。结果不是无谓地拖延专案的完成期限,就是因成本增加而膨胀了赤字。片山良平强调,特别是系统整合商这帮人「人多就万事 OK」的愚蠢想法最要不得 — 就像产业外移一般,把业务分配给印度甚至越南的充沛廉价人力,总有一天日本便不需要工程师的存在。片山良平认为,印度、越南的人力是否有办法胜任软体企画的工作,还是个大问号。三不五时的软体版本更新,比方说一早开会检讨,傍晚便得完成修改之体制的建立,并非想像中容易。此时所需的并非是只会按照规格一五一十 coding,而是纵向地对前端至后端皆有一定程度的全盘理解,并可独当一面的人才。

这幺一来,愈来愈多的日本企业开始异口同声地认为「不需要只会出一张嘴的人」,而「哪里有真正懂得写程式的人」的要求,也源源不绝地传进片山良平的耳里。因此,在雇用工程师或欲评估其实力时,便有必要实际看看应徵者是不是真的有两把刷子。这便是片山良平推出线上工程师评价系统「paiza」的近因。

〉〉借鉴硅谷,日本如何寻找技术人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