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荟生活 >借鉴硅谷,日本如何寻找技术人才(中) >

借鉴硅谷,日本如何寻找技术人才(中)

2020-06-18

借鉴硅谷,日本如何寻找技术人才(中)
〉〉借鉴硅谷,日本如何寻找技术人才

说到日本的转职,基本上筛选过程是经过书面审查与面试两道关卡后,再来判断是否录取。

大多数日本企业在工程师的招募上也因循上述的做法,只凭履、经历与口头面谈的结果便决定人选,与业务、行政等职种的筛选方式并无太大的不同。片山良平始终觉得纳闷的是,既然大家想找的是真正会写程式的工程师,为什幺总是本末倒置?先行确认应徵者是否具备良好的 coding 能力后,再来进行书面审查或面试也不迟啊…。

片山良平认为,本末倒置的原因有二。其一,书面审查具有提升企业端面试效率的意义。徵才是企业活动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但与为数众多的应徵者面谈则相当花费时间与劳力。不可否认,从履、经历之个人的过往功绩来判断此人是否值得一见,是非常合理的举动。但不少应徵者为了在书面审查胜出,总会费尽心思包装一番。比方说履历表上写着「在历时五年、金额为数亿日圆规模的专案中撰写 Java」,看起来好像很了不起。如果再加上「东大毕」三个字,感觉上又挂了百分之两百的保证。不过,在看不见全貌的巨型专案中只负责小部分,并一五一十地按照上面交代下来的规格实作的 5 年实务经验,与单独一人从 requirement definition 到建构基础环境、设计、开发、测试、运用…等包山包海的 3 年实务经验,在实力上有着天壤之别。如果从写的人的表达方式,到读的人的认知之间完全契合事实且毫无失真,那是最理想不过了。但片山良平表示,从他面试工程师的多年经验来看,要从书面看出一个人真正的技术实力,是相当强人所难的事。

其二,面试官等第一线工程师无暇阅读应徵者写的程式。片山良平表示,若规定书面审查资料中必须付上程式作品,判别这些作品好坏的工作自然是落在第一线工程师的头上,而非人事部。然而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需要徵才的部门不是因为有人离职,就是因为现有人手无法消化与日俱增的工作量而急着补强战力。不管是以上哪一种情况,有能力看 code 的人本身便已忙得不可开交,实在很难拨出时间审核应徵者的作品。徵才时一举命中合适人选的机率极低,通常业界是以 10 选 1 的比例来淘汰,而光是面试就要花上「出席面试官人数 * 给每位应徵者的 1 小时面试时间 *10」的工时。再加上履历表与程式作品的审查,更是吃掉这些大忙人更多分秒必争的时间。此时若有 CTO 在并抽空专注于徵才事宜便无大碍,只可惜具备如此体制的公司仍属少数。因此,虽然一小部分的企业已经觉醒,但绝大多数仍难以跨出徵才时实施 coding 能力审查的一步。

elm200 这位仁兄在 2011 年 8 月左右前往 Twitter 总部面试的经验谈 ,片山良平认为这是诸多值得参考案例的其中之一。elm200 原本便有意前往硅谷工作,无意间在 Twitter 的 timeline 看到 Twitter 徵求日籍工程师的消息后,便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投了履历表。竞争者众,elm200 心想自己应该在书面审查这一关便会被刷掉。没想到几天后竟接到 Twitter 人事部将安排电话面试的通知,完全没做好心理準备的 elm200 在慌张之余只好使出拖延战术,将电话面试定在还勉强来得及恶补对策的日期。透过网路徵询日裔美籍现役工程师等高人的意见后,elm200 了解到所谓硅谷式的面试,是由第一线的工程师轮番上阵,并疲劳轰炸似地进行一连串技术上的盘问,与日本有很大的不同。高人除了面授机宜,还介绍了两本自习用的优良参考书籍 Cracking the Coding Interview: 150 Programming InterviewQuestions and Solutions 与 プログラミングコンテストチャレンジブック 。资料结构、演算法等自然是重头戏,Cracking the Coding Interview 前半段概论部分所描述之 Google、Apple 等美国西岸的面试情境与美国人对面试的看法,与日本现状天差地别的程度,深深震撼了 elm200。

平日不烧香、临时抱佛脚。远离高生产力 coding 有一段时日的 elm200,準备起来还颇吃力。首次电话面试的日子很快地来临,接起电话后竟出乎意料地传来一阵日语。当时 Twitter 总部有好几位优秀的日籍工程师,因此 elm200 的 2 次电话面试皆由同乡所主持。开门见山的第一道题目都是「为什幺会应徵 Twitter 的工作」,接下来尽是技术相关的问题,每位面试官所花的时间大概在 30-40 分钟左右。elm200 觉得自己在第一回合的表现尚可,但第二回合却应答地不怎幺顺利,也颇为气馁。将电话面试结果与高人分享后,elm200 得到的建议是「在美国不管是什幺事,勇往直前就对了」。因此,elm200 写信告诉人事部希望获得在旧金山总部面试的机会,理由是自己在 face to face 的表现会比电话来得更好,而 Twitter 也爽快地答应 elm200 的要求。

其实,elm200 并不是专程为了 Twitter 而飞往美国。原本他便计画前往硅谷探路,进行在当地工作之可能性的“市场调查”。天时地利人和,Twitter 的面试得以包含在此次行程中,elm200 觉得自己的运气非常好。面试日期定为 2011 年 9 月 1 日的上午和 9 月 6 日的下午,踏进 Twitter 旧金山总部大门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宽敞、品味不凡的 cafeteria。cafeteria 的存在与办公室巧妙地融合为一,洗鍊的整体室内设计让 elm200 像是走进了大观园。elm200 的首位面试官是位非常亮眼的美女。日本人对美国工程师的刻板印象通常是「邋遢、不修边幅的男生」,有眼不识泰山的 elm200 一开始还将这位面试官误认为人事部职员。她开口的第一句话是「要喝点咖啡吗?」,并领着连忙点头的 elm200 至摆放咖啡壶的地方,由 elm200 自己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光从走进总部大门到现在,连枝微末节之处都让 elm200 感到这里与日本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2 回合的面试下来,以一对一的方式,elm200 总共见了 8 名面试官。每位在 30-40 分钟的时间内提出数个问题,并请应徵者回答解决对策或在白板写下 pseudo code,并逐渐提昇至应徵者可能不易招架的难度。elm200 表示面试官所提出的,乍看之下多半是资料结构或演算法的理论性问题,但皆与第一线工程师们平日所搏斗的现实问题有着很大的关联,相当犀利、精闢。elm200 过去所服务的小公司所经手的多半是 prototype 的成品,仍停留在「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做出会动的雏形」的阶段。而当时已拥有 1 亿规模用户的 Twitter,则将重点放在 scalability 与 security。可以想见对 scalability 与 security 考虑得不够周详的工程师,很难获得 Twitter 的青睐。

姑且先不论面试结果,接下来 elm200 从亲身经验所感受到美、日两地人才筛选基準的差异,才是更令人省思的部分。

〉〉借鉴硅谷,日本如何寻找技术人才
上一篇: 下一篇: